展商动态 » 全球半导体芯片短缺有这两大重要原因

今年以来,全球电子产品零部件短缺状况正在加剧,而且预计会持续到明年,制约全球汽车制造商的零部件短缺已开始影响领先的科技品牌。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eepw.com.cn/article/202105/425618.htm

富士康董事长刘扬伟引用分析师的研究报告称,零部件短缺状况预计将持续到2022年。富士康是世界上最大的电子产品代工制造商,它以“鸿海精密”的名称在台湾证交所上市。它为全球所有领先的科技品牌组装电子产品和制造零部件,这使它成为消费电子产品制造业趋势的风向标。在此之前,全球最大的科技公司之一三星电子也警告,全球芯片供需“严重不平衡”。

刘扬伟表示,由于富士康的客户都是电子产品行业中的领先企业,订单量是最大的,所以它们受到的影响不像一些规模较小的同行那么严重。他表示,富士康因零部件短缺而无法完成的订单应该在10%以下。

里昂证券的台湾区研究部主管陈钧宁表示:“他的话很有意思,因为之前一些PC厂商认为情况可能正在改善,而他说的却似乎相反。”陈钧宁补充说,受短缺影响最严重的零件包括模拟集成电路(即模拟IC),其中包含用于显示驱动和电源管理的芯片。而显示器本身——特别是笔记本电脑显示器——也受到冲击。

刘扬伟表示,去年富士康在中国大陆生产的比重扩大至75%以上,原因是中国大陆成功控制住疫情,生产条件比其他地区更快恢复稳定。然而,富士康预计,一旦其他国家的新冠疫情缓解,该公司将把更多产能转移至中国大陆以外。

源于美国对华制裁

日经新闻指出,全球半导体短缺正在变得严重,其开端是美国政府对中国大陆企业的制裁。代工企业中芯国际(SMIC)等成为制裁目标,订单集中涌向了台湾企业等。再加上汽车用半导体的需求快速复苏,供应短缺迹象加强。以世界最大的台积电等为中心,半导体制造商加紧应对,但有观点认为到2021年下半年才能恢复。

1月14日,台积电在台北举行财报发布会。首席执行官(CEO)魏哲家略带困惑地表示,2020年10-12月汽车用半导体的订单突然增加,导致了目前的半导体短缺。他显示出目前难以解决问题的看法。

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2020年春季汽车行业不得不进行大幅减产。成功遏制疫情的中国市场显示出令人惊异的复苏势头。到6月已恢复至同比增长11%。但是,汽车行业当时“只订购了之后3个月的半导体等零部件,并未拟定乐观的生产计划”,因为疫情已扩大至全世界。

不过到7月,世界出现了完全不同的趋势。由于美国特朗普政府加强对华为技术的制裁,台积电等台湾半导体企业自7月起进入了罕见的繁忙期。因为在新制裁于9月启动之前,华为想要确保大量的半导体。相关人士回顾称:“当时有大量订单涌入”。台湾的8月出口额按单月计算创出历史新高。半导体占到出口的36%,当局高官也表示仅对华为的出口,8月就达到约2000亿日元。

在新一轮对华为制裁启动的9月中旬,半导体行业受到了“两支箭”的袭击。这次是有传言称美国制裁的矛头将指向中芯国际。美国高通迅速采取了行动,相继走访台积电和联华电子(UMC)等台湾半导体企业,为了替代中芯国际下了大量的订单。

不过,情况非常严峻。台积电代工业务的全球份额目前超过5成。再加上联华电子,台湾2家企业就占到了约6成,但在疫情的影响下,在宅需求增加,还有个人电脑、游戏机和新款iPhone的代工等,本来就很忙碌。

另一个问题是中芯国际生产的都是技术水平较低的普通半导体。通常用在传感器和电源上,利润空间较小,缺乏吸引力。但对产品来说不可或缺。除了高通,这台湾2家企业从其他地方也收到了大量这种半导体的订单,自9月起变得极为繁忙。

汽车行业的趋势又进一步加重了这种状况。7月的时候消费者还在持观望态度,但世界最大的中国汽车市场到8、9月显示出2位数增长,随后各企业改变了态度,决定自10月起进行增产。但是,面对匆忙发出的订单,车载半导体厂商的准备工作无法跟上。包括德国英飞凌科技等企业。

此前,这些企业在遇到自己生产不了的情况,会委托台积电和联华电子等生产。这次也想这样做,但台湾企业已处于满负荷生产状态。更何况车用半导体也多为普通半导体,利润空间较小。最终生产跟不上,招致了此次的半导体短缺现象。

今后的前景也不乐观。车用半导体的利润空间小,厂商的基本态度是利用已折旧的设备,不再追加投资,等待供不应求得到缓解。台积电2021年将进行约3万亿日元的巨额投资,但大部分将投向附加值高的最尖端产品。

1月15日,台积电旗下子公司、世界先进积体电路的董事长方略指出,难以满足汽车行业突如其来的要求。重复订货也很多,难以掌握到底需要多少半导体。

如果过度制造半导体,将引发价格崩盘,给经营造成直接打击。各企业仅口头表示需要半导体,如果今后供过于求,存在订单被取消的风险。各半导体企业对此感到不安,不会轻易启动增产。

比特币潮加剧

《金融时报》报道指出,随着比特币价格飙升,加密货币市场红火的隐藏成本正变得越来越清晰。人们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使用大量计算机设备制造比特币会对环境造成种种后果。比尔•盖茨就是表示担忧的人士之一,他指出,所谓的比特币每笔交易消耗的电力比人类已知的任何其他方法都要多。

比特币对芯片价格的影响虽然讨论得较少,但可能更为迫在眉睫。从智能手机、电视到汽车,无数东西都需要芯片。比特币由矿工创造,完成大量用于验证交易的计算会让矿工获得比特币。这个过程需要消耗很多能量。矿工还需要越来越强大的计算机设备,也就是矿机,来完成这一过程。

比特币的挖出速度与矿机芯片的先进程度有直接关系。随着比特币价格的上升,挖矿的利润也在上升。开采一枚比特币的平均成本约为5000美元。在比特币的交易价格达到每枚约5.8万美元的情况下,丰厚的利润率将将比特币挖矿收入推高至2021年2月创纪录的14亿美元。因此,矿工正在斥巨资购买越来越多电脑和高端芯片。

问题是,即使没有加密货币矿工不断增长的需求,半导体行业已经受到全球短缺困扰。新冠疫情、得克萨斯州的暴风雪和火灾已经严重扰乱芯片的生产和供应链。

“加密货币矿工的需求增加之际,芯片行业正同时面临从供应紧缩到高端芯片结构性短缺等危机。”野村证券驻首尔研究主管CW Chung表示,“紧张情况应该会持续到年底。”

芯片短缺影响到了许多行业。丰田和大众汽车等汽车制造商因此削减了汽车产量。智能手机制造商推迟了新机发布。由于游戏芯片短缺,芯片制造商英伟达(Nvidia)不得不编写一款新芯片,该芯片在检测到自己被用于加密货币挖矿时,效率将降低一半。

全球最大芯片制造商台积电和三星生产了大多数用于加密货币挖矿的芯片。这两家企业也是苹果和英特尔等科技企业的主要供应商——在芯片制造商的营收中,这些科技企业占据的比例远大于比特币矿工。即便如此,为那些需要持续供应的产业服务的芯片产能也已减少。

除了专业芯片,矿工们还在占据更多的电脑和服务器——这正在推高个人电脑使用的传统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DRAM)芯片的需求。第二季度传统上是服务器所用芯片的需求高峰期,这让情况雪上加霜。服务器对谷歌和Facebook等大型科技企业的业务至关重要。

DRAM芯片价格在过去3个月上涨60%,以上所有因素都与之有关。虽然价格上涨提高了芯片制造商的利润,但芯片短缺给该产业曾经可预期的价格周期带来了灾难。按照去年的预期,芯片价格本应该下降。但现在,随着短缺加剧,预计消费品芯片价格将在第二季度进一步上涨20%。Chung表示:“加密货币产业的需求可能对芯片市场造成重大影响——在上一次比特币牛市期间,该产业占据了台积电全部销量的十分之一。”

结构性变化正在令情况雪上加霜。智能手机和游戏机制造商改变了采购习惯,在比以往持续更久的高价时期到来之前,囤积了够用数月的芯片。工程师人才短缺也不容忽视。

更关键的是,芯片是智能手机和个人电脑等消费电子设备中最昂贵的部件之一。供应增加使价格下降的情况不会很快出现。采购原材料并生产芯片的过程以往至少需要3个月,现在变得更久了。构建产能则需要数年。没有多少其他供应商可以规模化生产。

接下来会怎样?过去的行为模式显示,当比特币价格跌破3800美元时,比特币挖矿对大多数矿工而言就不再有利可图了。现在的价格离那个数字还远着呢。


返回顶部